哈皮季

cp很杂。
这个盛夏,我还不想醒来。
会写小甜饼的♡
伪白这个神奇tag,把我这个刀子鸽手逼成了甜饼鸽手。
超爱咕咕咕

求助

有什么杰约群之类的吗

就是讨论讨论脑洞啊日常聊聊骚x之类的

想进群耍

理智发言x

既然长待能如愿,那我又有何不可----



你耀眼时我愿追随身后为你驱散阴影

你黯淡时我愿冲破荆棘,与你相依



在我走投无路时,你愿陪我前行砥砺

这一路,我陪你。


不悔,不忌。



瓦白真香,入坑了


真的咕了,但是为了证明我是真的想写好这一篇,我把以前的构思发了一下。

还有很多小故事,没有发出来。


就算以小段子来写,我也写不下去了。抱歉……





我曾经是真的,真的很喜欢这对。


但现在貌似已经释怀,借之前一位黑粉说过的话:“我真的搞不懂那些磕伪白的想法,正主都凉了,血糖那么好吃?”


以前我会因此生气,觉得他不懂我们的坚持,现在想想却有些好笑。


我曾经到底在坚持什么?




我不知道。






如果真的能像故事里一样,他们不是主播,只是认识,在一起同窗三四年的同学,他们会不会比现在更开心?




离开前不要说再见,谁能预料是否还会遇见


分别后不要说抱歉,毕竟彼此也没什么亏欠




都是孩子,都会犯错,也就此开始新的一页。




流萤今天咕咕咕了吗?和管管排位了吗?


老白今天露脸了吗?


流言蜚语散不尽,要学会保护自己。


新的魔人团也要继续开心下去。


我们还在。




西索微笑堂哥都是很好的孩子,和他们多聊聊天,排位越来越不好打了,不要太在意,注意身体。


rg冲鸭!


我们都在。




愿各自安好。






很不要脸的打一下tag






大概是最后一次打这个tag?


(真香)











一些……咕咕咕的话

冬暖夏凉我是真的写不下去了,即使伪白这对是我的初心。


有些事用眼睛看,用心去想,是会有不同的感受的。


我可能……只能坚持到这了。


我接受我的初心,从b站了解的魔人团,就在b站陪下去。


祝各自安好。


冬暖夏凉会以段子形式把以前构思的故事和结局分几章迅速完结的。


随缘捕捉,万一缘分到了,我们还会在其他的十字路口相遇。


爱你,谢谢你陪伴了我整个夏季,还有微凉的秋季。




怎么办……不想更了。



这对我居然有点无感了。


可能还是因为最近太丧

他怎么这么好

若北Connor丶:

在群里捕捉老白鸭~
白哥哥一直都在 我们也一直都在(。・ω・。)ノ♡

何为冬暖,何为夏凉③「伪白」

 月更预警,ooc警告

勿上升真人,望周知。

有一些情节与真实不符,请见谅。

魔人的深夜影院,了解一下?

如果可以接受……↓↓

--------------






 虚伪很喜欢这个学校,和之前的大学相比。




  他曾因独来独往,沉默寡言被敬称为“雪域孤狼”。




  短短半月,为何曾经的高冷孤狼变成了魔人哈士奇?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尽情收看本期,今日x法。




  oldba1:什么魔人玩意?




  ---------------




  事实证明,老白的人缘等级点是不容小觑的。




  据某甜姓瓜皮称,大一时期的oldba1在短短一个星期就与半栋楼的学生交集甚好,也是至今为何欧的白这个名号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在某种程度上讲,人缘好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




  




  “嘘……甜瓜甜瓜,安排上了吗?”往常一进宿舍门就溜得没影的老白却反常抱着用外套盖住的包裹窜进513魔人寝,甜瓜捞起床上的手机切换软件界面,比作ok手势。




  “ojbk,随时听从吩咐。”




  后备人员瓦不管随即而到,手捧零食碗指勾饮料瓶腋下夹着两包旺旺仙贝,嘴里还吊着装有一次性纸杯的塑料袋。




  只有与其他三人画风不同的虚伪抱着显示大获全胜界面的手机一脸懵逼。




  “你们……”




  “欧的白借了隔壁寝辣骨的投影仪,今晚我们看电影。”瓦不管自顾自坐在甜瓜的床铺拆开零食袋,回答虚伪还没问完的问题。




  “管管你坐我床,影像投在瓜瓜床铺那边。”老白调整着架在旅行箱上的投影仪,顺手接来瓦不管递来的饮料。“瓜瓜你下了什么电影啊?”




  “我下了x战警,还有星爷的电影。”




  “啊……我想看复联。”瓦不管凑上前,有些失望的嘟囔嘴。




  “我电脑里有钢铁侠3,你们看吗?”虚伪抬手拿起笔记本,准备开机。




  “要不今天看钢铁侠,明天看战警?”老白吧唧吧唧嚼着旺旺仙贝,“明天我去办公室看看能不能蹭个网下载个复联,宿舍网看电影卡死了。”




  四个大男人在半夜挤在一张小床上看了一个星期的电影。以至于虚伪也不清楚最后魔人的深夜影院是怎么从科幻片发展到恐怖片的。




  当寂静岭里的护士回头露出没有眼球的脸时,虚伪还是不负众望的被吓出了颤音。




  “我……我再也不去医院了……”




  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的虚委屈这么说道。




  “伪酱你承受力也……啊啊啊啊啊啊!!”




  刚想嘲笑一下虚委屈上线的甜瓜转头就被管管的鬼脸吓出惨叫。随后跟上的是瓦不管土拨鼠般的鬼畜笑声。




  坐在边上的老白成功的被这连锁反应震的一哆嗦。




  看恐怖片最恐怖的是什么?不是片子本身,而是你永远也不知道,和你一起看片子的朋友的反应,有多惊悚。




  ------------




  虚伪很想吐槽,他的室友都是些什么魔鬼。




  祸害自己人也就算了,还怂恿其他寝的倒霉蛋子承受着不公之苦。诶嘿,还真有些倒了血霉的孩子信了欧的白的邪。




  “诶沐木!”“hi老白!我想死你了mua!”




  “就半天没见至于吗?魔人吗你是?”




  “诶诶诶,跟谁亲亲嘴呢?腻腻歪歪什么呢?”一个紫色头发的男人拽住小沐木的睡衣兜帽往后拖,后者直接借力搭在那人身上,“你是魔鬼吧欲为?”




  “你说什么?”




  “我……我错了QAQ”




  “就你们两个来玩吗?难寻蓝胖子不来吗?”甜瓜接手了老白的调节工作,摆弄投影仪问道。




  “难寻和游戏开黑呢,应该来不成。蓝胖子……八成又去骚扰小学弟了。”欲为摩挲下巴,回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所以我们今天看什么?霍比特人吗?”沐木敲敲旅行箱上的白色投影仪,问道。




  “看什么霍比特人?看安娜贝尔!虚伪,关灯!”




  “哈?不是看魔幻片吗?”沐木有些慌,“怎么看恐怖片了?”




  “鬼片不是有鬼吗?魔鬼也是鬼啊,所以安娜贝尔就是魔幻片。”老白斩钉截铁的点开播放按钮,较为诡异的BGM随之响起。




  “你们……是什么品种的魔鬼?”




  咬着牙坚持了十分钟的沐木贴在欲为边上暗中观察,总结道。




  欲为闭上了吐槽剧情的嘴,伸手环住沐木,搓平对方翘起的头发。




  -------------------




  “我…我去上个厕所,马上回来。”




  当第二个高能片段即将出现时,虚伪终于坐不住了。




  “嗯嗯……不对!”老白还在专注于剧情发展,随口回应着,但这句话在脑子里回味一许后回过神,“甜瓜抓住这个怂怪,他要临阵脱逃!”




  说时迟那时快,欧的白起身一个飞扑,攥住了企图逃离现场的虚伪衣摆,后者握紧门把和老白僵持着。




  “我是真的上厕所老白!憋不住了!”




  “假的上厕所你是真的跑路!我不松!”




  在这僵持过程中,电影的高能片段也发展至高潮,伴随女童被附身的惨叫,一声巨响也传入在座者的耳畔。




  “刚才……什么声音?”这股声音很不对劲,就连瓦不管也暂停了电影播放,询问着。




  “或,或许是幻听?”莫名其妙的响声让精神高度紧绷的几位有些慌,小沐木咽了口口水,轻声回答了个并不肯定的答案。




  “应该不是……这么多人都听见了。白哥哥伪酱你们听见了吗?”甜瓜问向突然安静下来的伪白二人,所以人的目光也齐刷刷望向老白。




  “我听见了。”老白沉默些许,回答道。虚伪也点了点头,神情有些难看。




  欲为眉毛一皱,发现这事并不简单。




  老白退后一步,给虚伪让出了点空间。后者扶住门,递出另一只手----展示手中断裂的门把上明显的崭新裂痕。两位罪魁祸首抿着嘴,略显尴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俩是傻子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瓦不管率先爆发出土拨鼠般的笑声,本来笑点很高的欲为也因为这笑声忍不住笑意。




  “那你们这门怎么办?宿管那妖怪明天不得搞死你们?”沐木跳下床,打量着可怜门把的战损程度,问道。




  “保修吧,我和虚伪平摊。”老白无奈的摊手,“没想到啊虚某人,原来你不是羸弱,是虚大力啊。”




  “虚大力可还行,我这叫大力出奇迹。”




  “那个……”甜瓜试图打断两人的对话,可惜以失败告终。“算了,谁来救救我们这个寝室……”




  拜托,救救孩子吧。



--------------

TBC


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他们的相处方式啊

如果他们不是主播,如果他们以这种平凡的方式相遇,那该有多好。

可惜终究都是我的南柯一梦罢了。


谢谢收看到这的小天使,感谢tag有你♡


过气写手风季在线咕咕比心♡


  

更新?更什么更,咕了。


我就是个魔鬼,老白被我画成了睫毛精

我:听说小猪的眼睫毛都很长啊

……

老白,猪精?x


我因为画画太丑被关了起来


对不起我太垃圾

(水粉真好玩嘿嘿)


一些剧情bb

后面的剧情呢……会像小段子一样短小,一个片段一个片段那种吧大概

毕竟三年时光,其次冬暖夏凉算是个倒插叙,第二篇为了衔接魔人剧情是真的瓶颈……

难产还难吃


我对不起各位


在掉粉边缘大鹏展翅

何为冬暖,何为夏凉②「伪白」

ooc预警,勿上升真人

越来越短小预警

这章估计是最无聊的(难产产物)

后面即将魔人


对于大学,我不是很了解,有些设定可能与现实有突兀,凑合看吧x


如果可以接受……↓↓↓




第一个晚自习无非就是介绍一下班级情况,统计人数。




  虚伪在每一本教材的扉页签上名字,撑着头刷手机。




  报道交完学杂费后便可以回寝室休息,比起先前,教室里明显少了大半的学生。




  班长被班主任老爷子叫出去吩咐事务,教室里自是喧闹了几分。




  前排的几个女生聊着娱乐圈的八卦论坛,时不时传出几声笑语,一两个男生说说笑笑背着双肩包出了教室门。




  身边的老白对着表格把信息输入在班级名单上,笔记本键盘在指尖下轻微作响。




  “甜瓜复档发给你了,帮我把身份证号填一下!”




  “白哥哥我可以拒绝吗……”




  “我的切瓜刀呢?”




  “QAQ……”




  “虚伪你稍稍等我一下,我把班级日志表格填好我们就回寝。”




  虚伪已经无聊到清着水果连连看的彩色小方块,在没有网络的教室里打发时间简直是煎熬,老白有些过意不去,率先搭话道。




  “没事,我不急。”虚伪拜拜手,干脆放下手机对着屏幕里的表格熟悉将来三年同窗的名字,“辛苦了。”




  虚伪这么说着,顺便瞧了眼前座的甜瓜。






  前座的甜瓜假的统表,他是真的在扫雷。




  在没有网络的教室,一台笔记本,一个掩体,一个晚上,一个甜瓜,一个奇迹。




  --------------------


“所以这就是你们踩着锁门点赶回来的理由?”




  瓦不管听了虚伪和老白的描述,笑瘫在床上。




  “闭嘴吧瓦不管,肥宅快乐水都堵不住你的嘴吗?”




  老白敲完最后一个字,翻了个白眼,用力盖上笔记本。抬手解开眼罩,虚伪也是第一次见到露出全眼的老白。




  明明很清澈。




  513寝室的灯比其他寝的要暗上些许,虽然虚伪不知道原因,但他也没过问。




  “诶虚伪,你以前是哪个大学的啊?”老白在班级群和楼下寝的同学斗图,顺口问了这么一句。




  “我啊,我以前是s市大的。”虚伪拔下耳机,回复道。




  “那个大学不错啊,一线一本,厉害啊伪酱。”




  “有什么厉害的,我不照样来这了吗?”虚伪摇摇头,打笑说着,“这也是一本,对我来说哪都一样。”




  “我听老班说你以前是年纪第一啊,这么强的吗?”老白扶着床杆起身给虚伪比了个赞。后者无奈的推下他的手。




  “没什么强不强的,年纪第一不也被退学了吗。”




  “啊??s大什么魔人玩意?”




  “那段时间家里出了点事,压力也挺大的。我高中的时候学的抽烟,当时也没想过,也就是想装装b,但是出了事儿后这烟就戒不掉了。”虚伪卷着耳机线,回答着,“临近期末的时候我被举报了,我挺非的,正巧不巧卡在敏感时期,校方劝退。”




  “这个学校的校长破例把我收进来了,换句话说我也算走个后门吧哈哈。”




  “走后门是什么操作。那个学校的学生都是魔鬼吧?”瓦不管撇撇嘴。




  “你见过哪个大学还有插班生?”




  “呃……走后门警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甜瓜皮你才是魔鬼!虚伪锤爆他头!”




  “锤爆可还行,老白你的切瓜刀呢?”




  “虚伪你也是个魔人!我以为你是个正经老哥?”




  “我也以为你是个邪王真眼?”




  “你是不是对每个戴眼罩的都有什么误解?”




  -----------------




  女生寝室聊八卦美妆,男生聊什么?




  聊骚啊。




  根据瓦不管的说法,从小他和老白就是住对门的好兄弟,在男孩子堆里老白淘的出名,人缘也好的出名。有次老白爬树皮断腿,从树上摔下来,被树枝伤到了一只眼睛。虽然没出什么大毛病,但感光能力极差,除了晚上或者暗光,只能依赖眼罩。




  “说实话,第一眼看见白哥哥,我也以为他是个中二晚期。”甜瓜趴在床上,被老白扔来的橘子命中脑袋。




  “甜瓜你个瓜皮,明天锤死你。”老白拉进被子,“我睡了谁去关一下灯?”




  “我在上铺,我懒。”




  “我,我也困了。”




  “那,我也……”甜瓜话没说完,就被对铺两位的智慧凝视咽住了嘴,无奈踏着拖鞋起身,“我关灯,晚安。”




  ……




  甜瓜第五次被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他忍无可忍的坐起身想看看哪里飞进了什么虫子在513寝嚣张,睁眼却懵了那么几秒。




  对铺包括头上三个方块光源外加五只眼睛正正好好包围了甜瓜。




  被魔人淹没,不知所措。




  “啊甜瓜你醒了?四黑差一个你上线我拉你。”




  “……你们不是睡了吗半夜三点还作什么妖!”




  甜瓜很委屈,委屈到想开灯让剩下三位魔鬼体验一下寝室熄灯长的工作。




  不过他没有这么做。




  「算了,懒癌犯了。」




  第一天,魔人寝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平。